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行行出狀元-代理教師張詔智 懇談偏鄉與教學」

行行出狀元-代理教師張詔智 懇談偏鄉與教學

◎機緣進入偏鄉小校 一待就是七年光陰

「我是成為一個老師之後,才學著怎麼當老師的。」張詔智如是說。從非師範大學出身的張詔智,在成為一名教師之前,跟許多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人一般,只想找到一份工作餬口。被問及為何會成為一名教師,張詔智笑道:「就錄取了啊。」當時,與他一同競爭的對手人數為零,偏鄉的教育資源與都市的落差可見一斑。

◎偏鄉學校資源匱乏 天時地利不如人和

在都市當中,學校的人員篇幅較廣,分工也較細緻;偏遠小校的職務則很少,可能一個教師必須要身兼數個行政職。張詔智剛進入該校時是當教務組長,需要辦理註冊、教學、資訊等眾多業務,而把所有的事務整合起來,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。
在這樣的情形之下,張詔智克服的方法,是把所有事務加以分類及分段規劃,並將時間切割成小部分以善加利用。龐大的業務量,使得張詔智在學校必須要戰戰兢兢,完成每個時間階段必須完成的事務。這樣的結果,導致張詔智只能利用下班的時間備課。儘管每天都花費大量時間在行政事務以及備課上面,張詔智也未曾對學生的學習狀態鬆懈。張詔智自述,會視學生學習狀況去調整授課步調。
另外,在偏鄉小校當中,充分利用現有資源也是一件相當重要的功課。相較於城市來說,偏鄉資源較少,這代表需要花費更多的心力,才能使學生享有更多的權益。由於近年推動多元入學政策,張詔智也極力為偏鄉學生設置更多資源。但是囿於地區以及經費限制,張詔智只能動用現有資源,以求達成最大效益。他嘗試觀察每個學校教師的特性,並依照每個教師的專長去開設不同的特色課程。他認為,如何和每位教師配合與溝通也是一大學問,如果沒有教師群的合作,單單只有他個人是無法完成這麼多事情的。

◎千萬教師共同宗旨 教育即是以人為本

張詔智認為,教育是以人為本的行業。當被問及,你認為什麼樣的人格特質才適合進入教職時,張詔智的回答是,每一個人都適合。學生百百種,而教師也有不同的風格。給出一種反應,學生給的反饋可能會大相逕庭。他說,100個學生就有100個故事,無論是哪一種風格的教師,都會帶給學生不同的刺激。他認為,每個教師都會對應到頻率相符的學生,所以,無論是哪一種教師,都可以來教育學生。
但他也強調,雖然教師有千種性格、百種姿態,但是都必須要有一個共同的特徵—關心學生,並以學生為教學宗旨。同時,他認為這樣的關心必須要極度小心,否則很容易就會陷入難以解決的困境當中。教師在與學生互動的過程中,必須要拿捏好分寸。張詔智認為,保有恰當的距離,才能對教學有幫助。
在訪談過程中,張詔智表示,教師甄選制度是目前教育體制當中,最需要加強的環節。他提到,班級經營是教師與學生之間最重要的課題。從舉目可見的班規到潛在的班級氣氛與默契,都歸屬於班級經營當中。
班級經營之所以重要,是因為它決定了學生與教師、學生與學生、還有學生與學校之間的關係。班級經營若是做得好,將可以創造出校方、教師、學生三贏局面;。但若無法營造出好的班級經營,將會使得學生們失去良好的教育環境。
張詔智認為,現今的教師甄選制度相比,在口試、筆試以及短短十分鐘的模擬教學中,就必須要決定誰能成為教師,誰又能成功得到教職,這樣的篩選制度並不能夠看見教師對於班級經營的能力。但張詔智也坦言,「設計出一個好的篩選制度是困難的。」

◎放棄都市機會 堅持偏鄉代理

張詔智在偏遠學校當代理教師的時間,前後已有七年。許多朋友都建議他儘快考取正式教師,然而,在經過這幾年的經歷後,張詔智卻堅持繼續擔任代理教師。
第一年擔任代理教師時,張詔智在偏鄉學校擔任後母班(註1)的班導師。除了新進教師的求好心切,加上後母班與叛逆期最重的八年級學生,使得張詔智投注相當的時間跟精力在學生身上。
第一年代理結束後,因為張詔智一心一意想著:「我很想看到他們(100級畢業生)畢業,也想把101級的數學教完。」於是,他把桃園教師甄選的報名表丟了,只參加苗栗縣的代理教師甄選。順利地考回原本的學校後,卻發現新的學期人事大調動。他認為,偏鄉小校最大特點就是沒有固定的教師教學,學生學習的狀況因而隨著教師變動而變動。
這年的他,自願接下教務組長的位置,並堅持維持原來的數學教學。但是,他認為這一年是教學生涯中最難受的時刻。張詔智放棄考取桃園正式教師的機會,但第二年時101級學生叛逆的反應,使其非常心寒。他說:「我希望可以改變偏遠學生,但我的付出在學生的眼裡與心裡其實是不被看見的,我調適了很久。」
最後,張詔智將心力轉向100級學生,鼓勵100級學生衝刺基本學力測驗,並且輔助學生突破自己。當100級學生畢業典禮時,張詔智感受到滿滿的回饋,也認為一切都值得了。對於張詔智來說,第二年的偏鄉教學,就是教學生涯中最大的轉折。

◎回首教學生涯 心境千迴百轉

留在偏鄉小校的每一年,張詔智心裡想的都是:「運氣不錯我又考回這一間學校了!」
每到六月份,張詔智都會告訴學生,他要離開這裡,因為代理教師一學年只有一聘,張詔智無法保證他一定能夠留在這間學校教學。然而接下來他都盡力考回來這間學校,使每年的學生都說:「老師你又騙人,你還不是還在這裡。」對此,張詔智說:「我為了在這裡教學我幫學生爭取很多機會,我也放棄了外面的機會,但這些都是學生所看不見的。 」
張詔智對於完整的知識系統有自己的要求,「我教了你七年級,我就會堅持把三年的知識完整的給你。」張詔智這樣描述自己的教學理念。
在去年(第七年)的教學年度中,張詔智選擇接下九年級數學,他說明:「因為我大概知道現階段少子化減班,這學期教完有可能明年就沒有機會再繼續在這個學校,縣內的介聘老師有機會到這學校教授。相對而言,代理教師缺就會沒有,我就真的要離開這裡,所以我沒有接七年級的數學,因為會違反我的教學堅持,我會有教學遺憾。」
身為代理教師,張詔智認為箇中滋味很微妙,會隨著不同的事態與現實而改變。由於不是正式教師,代理教師不一定能夠堅持教學;想要離開雖很簡單,但是心裡對教學的堅持又讓他想要留下。他有時候也會對正式教師懷著一份憧憬:「如果自己是正式教師,是不是就不用體驗這些變化多端的心境?也更能把教學堅持發揮最大的效用!」
但是回歸初衷,張詔智闡述自己的心境:「因為我是代理老師才能選擇在這個偏鄉學校把兩屆學生的數學教完!期間我也完成了很多我想做的事情與計劃,也蒐集了很多難忘的回憶。」

 

註1:所謂後母班就是已經有其他教師擔任導師帶過的班級。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吳淑貞 報導】

瀏覽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