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學長學姐-赴日打工旅遊 鍾佳伶的冒險人生」

學長學姐-赴日打工旅遊 鍾佳伶的冒險人生

        現於日本Dior Homme 心齋橋路面店擔任通譯員的鍾佳伶,畢業於國立中山大學財務管理學系(以下簡稱財管系)。擁有國立大學學歷的她,更身懷多益近九百分及日文檢定二級的證照,若循規蹈矩的進入銀行體系,定備受業界的喜愛。可是她卻選擇不走財管系學生的尋常路,在畢業後決定一圓夙願,赴日打工旅遊,開啟屬於她的冒險人生。

◎跨出冒險第一步 準備工作不能少

        鍾佳伶回憶,多次遊歷日本的經驗,讓她感受到「不麻煩別人」和「嚴謹」的日本文化。基於對這些特質的認同及嚮往,在升大三的暑假,鍾佳伶萌生了赴日打工旅遊的念頭,並開始學習日文和著手準備工作。


        鍾佳伶提到,台灣人在學習語言時,往往只偏重聽力和閱讀,但要在日本工作,口語表達及資料書寫能力都很重要。喜歡看日劇的她,透過複誦角色對白,模仿地道的口音、語調及對話速度,並聽寫劇中對話,訓練自己的書寫速度。「這些練習對我往後的面試及工作都有很大的幫助。」她表示。


        「打工旅遊簽證的準備工作一定要多查資料。」鍾佳伶透露,網路上諸如「背包客棧」的旅遊論壇都有許多經驗分享,若是分別參考申請成功及失敗的案例,會有助於找到適合自己的切入點。


        她也建議,填寫理由書時可以多展現自己對日本的了解和喜歡日本的原因,企劃書的內容則應該著重在旅遊規劃而非工作內容,「審查通過後並不會後續追蹤,不需要時刻擔心企劃書的完成度啦!」鍾佳伶笑道。

◎求職文化大不同 展現潛力很重要

        鍾佳伶表示,找工作的管道有很多,無論是論壇上在日臺人的轉介、登入派遣公司匹配、或者是直接詢問店家,她都曾嘗試過。「『不安於現狀』對於出國打工旅遊的人,是很重要的個人特質。」鍾佳伶強調,轉換跑道的過程除了讓她累積工作經驗、尋找適合的產業,更讓她看見日本企業的徵才需求與台灣企業的差異。


        「面試Dior的工作時,競爭者都是日文系出身且到日本一段時間的中國人。」鍾佳伶坦言,無論是工作經歷或語言能力,當時的她都不及其他人出色,若以台灣企業擇優而選的標準,她未曾想過能脫穎而出。


        但Dior主管在錄取通知的電話中卻提到,沒有相關背景的她,有勇氣面對挑戰,並有著與經驗豐富的競爭者相去不遠的表現,說明了她具備了公司需要的潛力及特質。「在我幾次的面試經驗中,發現日本企業要的不是最好的,是能再更好的人才。」鍾佳伶分析,「讓企業看到你的潛力、自信及勇氣,往往比告訴他們你有多好來的有效。」

◎精品服飾求細膩 設身處地為客戶

        鍾佳伶解釋,通譯員主要的工作為接待外國旅客。通譯員需要針對他們的特定需求展出商品,並推薦新款及折扣服飾。面對客人的詢問,也需協助試穿並說明產品特點。有時候顧客會直接告知將出席的活動,請她幫忙搭配服裝,因此通譯員不僅要學習大量的產品知識,更要培養自己的時尚敏銳度,才能為不同場合、身型、身份的客人打造最合宜的造型。


        「最困難的其實是了解上流社會的文化。」鍾佳伶說,Dior多為高社經地位的客戶,面對上班開會、出席紅毯、舉辦派對、公司發佈會等諸多場合,對於她的生活經驗而言是難以想像的。若要貼近他們的生活元素,並分辨不同場合間的差異,需要花很多心力研究。


        此外,在精品店工作,服務需要與品牌形象相符,因此大器的態度、優雅從容的舉止也是公司要求的重點之一。然而她也坦言,在很多時候,自己還是會對顧客無禮的言論感到憤怒。「有蠻多中國客人會針對台灣的國際認同對我冷嘲熱諷。」她感慨的說到,面對這樣的狀抗,也只能轉移話題,以專業態度禮貌回應。

◎日本企業更嚴格 底薪生活不容易

        比起台灣的企業文化,日本企業更在意嚴謹工作細節及個人責任感。鍾佳伶認為,日本企業在工作流程上有非常細膩的安排,並且透過精細準確的個人分工,確保員工只要做好自己分內的事,就可以維持龐大企業機器的順暢運轉。


        「我覺得在日本工作,我學到很多台灣企業主可能永遠不會帶給我的東西。」鍾佳伶說道,「像是對完美的追求,以及如何達成的方法,即使再微小的細節都要替客人著想。」她認為,這些訓練帶給她的收穫,無論將來在何處工作,都會是很大的助益。


        針對薪資及福利,鍾佳伶分析,現在的工作比起大阪的基本時薪多出了百分之五十,整體月收入與日本大學應屆畢業生的正職月薪相差不多。但外國人在日本的工作薪資需要扣除百分之二十的稅金,加上日本的物價本就高於台灣,因此收入僅能維持基本的生活水準。但鍾佳伶也表示,在赴日短短的四個月內,就可以達到日本畢業生的平均薪資,她有信心只要再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,經濟上應可以不虞匱乏。

◎為求保障轉正職 赴日工作收穫多

        提到對未來的規劃,鍾佳伶表示,目前還沒有太具體的想法,但基本上不想再離開日本了。赴日的這段期間,恰逢台灣勞動基準法修法,面對台灣的勞動條件愈來愈差的狀況下,她坦言,日本的工作環境可能更適合她,「準時打卡上下班、明確的分工內容,我想這應該是每一個勞工對工作的基本想像吧。」基於這些考量,鍾佳伶希望在為期一年的打工旅遊簽證屆滿後,能以工作簽證的方式繼續留在日本,「目前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Dior轉為正職。」她說道。


        鍾佳伶分析,她目前在Dior的工作屬於派遣性質,雇用者為派遣公司非Dior。以相同的勞動程度而言,派遣工作不僅薪資福利不及正式員工,Dior公司也無法提供她如工作簽證這類的保障。因此在她的短期規劃中,希望能先轉為正職,為後續留日工作鋪路。「我每天兢兢業業,就是希望應徵正式員工時,老闆對我有個好印象呀!」鍾佳伶笑道。


        鍾佳伶總結,「如果回到從前讓我再做一次選擇,我仍然會來日本冒險。」由於第一份工作便是在日本,鍾佳伶關於工作的一切都是日本主管手把手的教起,因此「嚴謹」和「條理分明」已經成為她工作態度的一部分。而日常生活中,日本文化的「禮貌」和「獨立」,也使她學習到如何更成熟的待人處事。


        對於在畢業後計劃出國打工旅遊的大學生,鍾佳伶強調,異鄉生活雖然充滿了未知與新奇,但身處陌生環境,需要獨自面對龐大的孤獨感,出發一定要先衡量自己是否具備自我調適的能力。她也建議,到了國外就應該敞開心胸,體驗及碰撞不同的文化,才能從中收穫在台灣無法經歷的經驗。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林煜軒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
學長學姐最多瀏覽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