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學長學姊-誤打誤撞 實習接軌職場的張季倫」

學長學姊-誤打誤撞 實習接軌職場的張季倫

實習是大學生認識產業,甚或是踏入職場的重要途徑。然而,實習到底如何「接軌」職場,是單就應試身份上的優勢嗎?還是易於適應工作業務呢?亦或有這些想像以外的可能呢?另外,實習對於個人認知「進入社會」又有什麼樣的幫助呢?
畢業於中山大學社會系的張季倫,在大學最後一個暑假參加了TIPC港務局實習,且於隔年報考港務公司,順利成為總公司的助理事務員。透過此次訪談,由實習接軌職場的她,將嘗試以自身經驗與感受回應這些問題。

◎初識實習 初步想像與認知

「因為港務公司當時有祭出一個還蠻優渥的獎學金。」張季倫小心翼翼地說著,像是揭示個重大的秘密。大學最後一個暑假,身邊的人時不時提醒著:「之後還是要找工作。」、「最好還是想想要幹嘛。」煩惱著畢業出路的她,無意間點開諮商與職涯發展組有關實習的信件,其中便包含TIPC台灣港務公司的實習計畫。雖然還有其他類似的獎助實習計畫,但因為非該專業出身,其他實習計畫並無法成為她的選項。
其實,張季倫實習的念頭早已於企業管理學系輔系時萌芽。當時她發現企管系有許多的實習課程,且曾去實習的友人更與她分享心得,提到:「(自己)對產業有進一步的認識,因為他真的就把自己當公司的一份子。」認為實習像是實地演練般,能幫助自己瞭解產業與職場現況。
張季倫也在進入職場後有所體悟。她認為:「實習經驗很大一部分會影響工作表現。」以接電話為例,她提到要先去揣摩回應來電單位的語氣,若是電話那頭要找的人不在,那更要小心回應。「如果他不是去辦正事呢?」張季倫忽然壓低音量,接著打趣的表示「那你要怎麼講?」答案似乎不言而喻。最後她總結道:「不能傳達錯誤之外,你又必須要顧及到每個同事的處境。」實習除了有助於瞭解產業外,也幫助個人學習閱讀辦公室空氣,以及知悉待人處事的「眉角」。

◎談論實習 實習可能在哪裡

張季倫簡述當初實習的甄試過程:一開始僅需書面成績審核,接著從中挑出三百人北上面試,經篩選後挑選五十人分發實習。談到面試,她特別提到社會系的計畫課程(註1)對此幫助很大,「當時社會(系)跟海科(系)聯合辦課,然後我們這組是去東港、小琉球做箱網養殖(調查)。」她說,透過此課程,讓自身科系和港務公司產生連結,成功幫助她贏得面試官青睞。
順著此話題,我們討論起社會系實地課程與企管實習、參訪的差異。她提到:「不是只有看起來光鮮亮麗的產業,才是這個社會的主軸阿!」她認為像是一、二級等相對傳統的產業也相當重要,卻常受到忽略,而沒能成為實習參訪對象。
然而,社會系的實地課程貼近在地,能讓她認識在地文化、社區。她更指出:「一樣在中山念書,跟我們一樣在校園裡面,但是他們的實作課程卻脫離社區。可能去市區的跨國企業,寶成、華碩或是什麼的,感覺跟在地脫鉤。」
她也坦承這可能是自己的偏見。然而,「到底怎麼樣的實習才是對於就業真的有幫助,然後又讓你除了賺錢之外,能對社會有點貢獻?」語末她略帶無奈,卻又笑笑地丟出這個大哉問。

◎進入職場 非相關科系的路

「媽,你要養我了,養到我有謀生能力為止。」張季倫有點哭笑不得的說著,這是放榜那天她對母親說的話。當發現自己在港務公司的應試只取得備取一時,她說時間大概凍結二十秒,覺得人生瞬間變成黑白的。因為她並不覺得有人會放棄如此穩定、工時固定且薪水優渥的工作。
儘管實習生有應試上的優勢,僅需考海洋運輸學及作文兩項目,然而非相關科系的出身,需要重新瞭解從未接觸過的科目,讓她在準備過程中大吃苦頭。在向實習認識的海洋科技大學學妹借到參考書,準備數月後,張季倫順利通過第一階段。
然而,同樣棘手的問題也在面試時出現。當面試官問到:「請問你覺得你的科系對公司有沒有什麼實質幫助?」張季倫表示自己慌了,當下只能表面地回答問題,說著自己認為無關緊要的答案。

◎接軌職場 想像以外的方式

進入公司後,張季倫被分發到總公司的行銷運籌處,是最先接觸上級指令,屬於計畫規劃的處室。然而,實習所待的卻是接近現場的棧部事業處,比較偏向計劃執行的處室。若以公司整體作業程序而言,前者屬發想前端,後者則是執行後端,工作內容落差甚大。
作業範疇的不重疊,使張季倫沒能直接進入狀況,需要重新適應工作。但是,這並不意味實習期間的工作經驗一無所用。儘管沒能讓自己直接「接軌」業務內容,張季倫認為實習生仍能夠擁有一定的人脈基礎,諸如:實習部門中認識的前輩。
另外,她更從中發現不同的「接軌」可能。透過實習期間於現場的經驗,她得以重新看待目前企劃發想的作業,從另一個角度自省。她提到:「到總公司工作後,看到現在的(港區用地、倉庫)出租率是多少,假如可能百分之七八十,那只是紙上的數字;那你(實習時)在現場的話,你就會看到這裡是滿租,這邊真的沒有人租。」實習的現場經歷,讓她能不再只是「紙上談兵」,只是關注KPI數據,而是能想像企劃實行的現場,讓自己用更完整的視角看待公司作業流程。

◎進入社會 從學生到工作者

張季倫自認實習讓自己比其他同學更早意識到「失去學生身份」的意義。她形容那時的自己好似無殼蝸牛,被迫拿下名為「學生」的殼,只能自己想辦法變強壯,「不管做不做得到,都必須做到。再不讓自己專業一點,就等著被(客戶/長官)『電』!」她也表示,菜鳥的身份,偶爾也會受到他人的揶揄,出社會後需要「自立自強」的感受更加強烈。
她舉例,為了能回應各式客戶/長官的問題,除了自己科內的事情要清楚,也要知悉相關部門的近況。於是,自己就要進入資訊公共資料夾,翻閱會議記錄,想辦法了解部門的大小事。「最主要的差異是,學生是等著別人來告訴你知識,坐在那邊等著學習。但工作是你要主動去找東西來學,不會有人教你。」她總結道。

 

註1:跨科技問題解決導向計畫課程。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陳柏英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
學長學姐最多瀏覽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