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學長學姊-勞基法的守護者 基層勞檢員鄭文諺」

學長學姊-勞基法的守護者 基層勞檢員鄭文諺

「近年來勞工議題屢成媒體關注的焦點,從大學打工地圖、基本工資調漲、一例一休、砍七天假等報導可見一斑。每當這些重大勞權爭議爆發後,在公務部門內總有一群勞動檢查員需為此外出檢查,才得以確保勞基法等勞動相關法規能夠落實。
畢業於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的鄭文諺,是台中市政府勞工局的約僱勞檢員。每日上班固定流程就是受理民眾的申訴案,還有外出到事業單位做檢查。鄭文諺表示,在這行中壓力甚大,如何維護勞動權益又能對事業單位做出公正裁決,是勞檢員要面臨的一大考驗。

◎勞條、勞安大不同

為了瞭解勞檢員這份工作,需要先釐清最常為民眾混淆的「勞條」(勞動條件)以及「勞安」(勞動安全)。儘管實務上兩者有部分重疊、相似之處且會互相支援,但嚴格來說,兩者是不同的工作類別。
基本上,「勞條」就是勞動條件檢查,遵循的根本大法就是勞基法,按其規範的事項去做勞動條件檢查,比方查核勞工的工時、工資(基本工資、延長工時工資)、休假(例假、國假、特休)等是否符合法令;「勞安」負責的則是製造業、營造業的勞動安全檢查,是依照勞基法、職業安全衛生等法規進行檢查,通常特別著重於事業單位的工作場所的衛生是否合乎法令、工作環境的危險因子是否在安全範圍。鄭文諺舉日前台中逢甲商圈氣爆案為例,說明氣爆案同時涉及勞動條件跟勞動安全,所以勞條和勞安檢查員皆須出勤,只是負責項目各有不同。
由公部門的權責劃分來看,勞安業務為中央勞動部和地方政府管轄,勞條則由地方政府負責;此外,兩者的雇用關係也大不相同,勞安檢查員以正職公務員為主(但也有約僱人員),而勞條檢查員則是約僱人員。固然兩者可能分屬不同單位管轄,但實際就鄭文諺服務的台中市勞工局而言,除了受市府指揮外,也需要執行勞動部指派的業務與專案。

◎勞檢啟動!

基本上,勞檢員的業務來源有四種,逾九成是民眾申訴,其餘一成則是分別來自勞動部專案、媒體關注案以及分級檢查。其中,媒體關注案因具時效性,須立即回應大眾期待,所以結案時間短,工作壓力也比較大。以下將以民眾申訴案作介紹。
民眾申訴案的管道來源繁多,可以分為中央跟地方管道。中央管道包含:勞動部1995職安專線、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轉介,有時勞保局跟健保局也會有個案轉介。地方管道則有民眾親洽、電洽、傳真、寄信至勞工局,還有台中市長信箱與市政專線1999,有時候也會以民代關切的方式接到案子。
鄭文諺表示以台中市勞工局為例,一旦接到申訴案,下一步就是請長官簽呈外出突擊檢查。由於是突擊檢查之故,到現場時會立即針對勞工做抽樣訪談。如申訴人對該單位的特定職位或工作樣態(例如:工讀生),有特別指出違反法令之處,則勞檢員會針對該職位或工作樣態加強調查。如果事業單位資料不齊全,會請該單位後續補齊資料。訪談後,勞檢員需要做訪談筆記,還有填寫會議紀錄表,以告知事業單位哪裡違法。上述程序完成後,須將寫報告交給裁罰人員,由他們判斷如何處罰、罰多少,並由裁罰人員處理後續的程序。
一般處理勞資紛爭的原則,是以公司內調解為首要選項,再來才是勞工局調解、申訴,最後才是上告法院。鄭文諺說這樣的處理原則,就是希望由第三方協助彼此溝通,「勞工來申訴我們就去做勞檢,但我們也不能偏向申訴方或是偏向事業單位。」他表示。
鄭文諺談到:「很多勞工會怕提申訴就會被老闆Fire,但其實有吹哨者條款可以保障申訴人。」他舉出曾有地方民代關切廠商被申訴一事,不過因為有吹哨者條款,所以並不會向民代透漏申訴人資訊。他笑著說,這是他認為勞工局目前做得最好且值得讚賞之處。

◎勞檢的甘苦誰人知

「照理講,政府是第三方。有時候,申訴人會覺得政府沒有幫到他們。在這三角關係上,要怎麼拿捏,是很重要的。」鄭文諺道破勞檢員所面臨的三角難題,並舉實務案例說明。
「我們有一個來申訴的,說他被資遣。我們最討厭的就是接資遣案子,因為雇主用勞基法11條之5去資遣,就是勞工不適任於該工作,這很難判定什麼是不適任?」因為個別勞工被資遣屬於個人權益事項,所以在處理上還是先調解,並在調解時跟事業單位與調解方解釋。還有案例是一名勞工說自己有職災,到醫院檢查後醫生沒有判斷職災。該勞工到處申訴未果,最後反控勞檢員瀆職。此外,平常會接到許多同業間的惡意申訴,但只要申訴人依程序申請,原則上還是得接案處理。
事實上,從上述幾個案例中,已可窺見勞檢員實際面臨的問題是非常複雜,並非如理想設計上可擔任全然中立的第三方。誠如鄭文諺說道:「我們真的很難判斷什麼叫做中立。很多事情都有主觀意見,我們只能盡量客觀化,中立很難拿捏。」
如果勞檢員處理每個案件時都需面對上述的難題,那麼面對眾多的申訴案件又須在時限內結案,勢必造成勞檢員揹負更加沉重的壓力。鄭文諺指出,像他這樣的約雇勞檢員,一天要檢查兩次,每次兩到三小時甚至更久,回到局內還要處理報告、公文、協助民眾做法律諮詢。他補充說:「這就是這份工作離職率這麼高的原因。」
鄭文諺認為,要成為獨當一面的勞檢員,至少得經歷半年歷練;特別是勞動相關法令持續修改,勞檢員需要大量閱讀函釋,將不同的個案連結到法令上,這需要一段訓練、養成過程。但結構性因素使然,使勞檢彷彿存在一個負向迴圈。因為新進的勞檢員就像一張白紙,即便經過培訓,但還是需要熟悉的老鳥帶領;但從老鳥的角度來看,他可能已經扛了十幾件案子,還要負責帶人,使得老鳥也分身乏術。

 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楊家華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
學長學姐最多瀏覽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