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達人故事-武燄火舞團張凱博 舞出夢想和未來」

達人故事-武燄火舞團張凱博 舞出夢想和未來

現正就讀東海大學社工系大學四年級的張凱博,同時是台灣火舞團-武燄表演工作室的創辦者之一。火舞在台灣被歸類為街頭表演的一部分,然而,台灣觀眾對於火舞的認識並不如樂團或是舞蹈,甚至有人連何為火舞都說不出一二。在如此惡劣的生存環境之下,加上家人的反對,張凱博如何在兼顧理想與收入的同時,闖出自己的一片天?
張凱博於高中時加入童軍社,並在那個時候初次接觸到「火舞」。「那時候我們自以為很厲害,自信滿滿的報名了火舞比賽,才知道原來世界這麼的大。」張凱博苦笑著說。比賽失利之後,張凱博開始反省,並藉由火舞圈內的朋友,開始接觸國外的影片,摒棄從前自大的想法,努力學習,促成了日後武燄表演工作室的誕生。

◎踏出成功的第一步: 創造力和企圖心

談到為何會以收入和工時都相對不穩定的火舞作為工作,張凱博表示:「表演久了之後,就會發現自己在這個地方有機會。機會雖然很小,但你站在這個地方是有價值的。雖然自己並非這個領域最強的人,但這會是你這輩子做過最厲害,也是最拿手的事情。」
武燄火舞團成立之前,創辦人張凱博和張魁奇已分別待過不同的火舞團。歷經過先前的摩擦與學習,兩人都非常清楚一個團體的運作需要什麼樣的細節。「我想一個營利團體中,最重要的就是分錢了吧!」張凱博說,若處理好團員所得分配,便能讓團員更能專注在表演和工作室的經營。
「我們的企圖心很強,所有人都很敢衝,很敢用自己的做法去做出自己想要東西。」這是張凱博認為武燄和其他團體最大的不同之處。在台灣的火舞圈內,很多人把火舞當成藝術,認為藝術不能和金錢有掛勾。
然而,對於張凱博來說,要在能夠溫飽自己的前提之下,再談藝術。這個想法對火舞圈子有很大衝擊性,尤其是對圈內的前輩們。「擁有穩定的收入,才能讓我們有心力和時間專注於練習。」張凱博說。
事業起步之初,張凱博靈活運用自己的強項-人際手腕,積極尋找活動公司,為舞團爭取演出的機會。「我的方法很笨,就是一個個加他們的臉書,詢問演出機會,但是很有效。」張凱博表示。從一開始的熱臉貼冷屁股,到現在很多活動公司的主動接洽表演,武燄工作室的人際網絡也慢慢被打開。
由於用火的因素,火舞帶有一定的危險性;找尋適合的表演場地,也是做出完美火舞表演關鍵。然而,要符合這兩項需求的場地並不多,最常見的場地就是夜市。根據張凱博的觀察,選擇逛夜市的客群,大都不願意在出門時花太多錢,因此夜市的收入,並不足以滿足把火舞當成職業的武燄表演工作室的需求。對此,張凱博表示:「由於場地難尋,很多人有場地能表演就很開心,但是我們想站上更大的舞台!為此武燄絕不將就於場地限制。」

◎踏出成功第二步: 同時掌握表演者和觀眾的需求 來者不拒

「每一個新認識的人都是資源。」這是張凱博不斷強調的理念,「今天我有一個不是火舞圈內的朋友,他看似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,可是誰知道他弟弟剛好是市長的特助?雖然我的朋友沒有用處,可是我需要藉由他的弟弟去向市長借火舞的表演場地。」張凱博說。
另外,由於火舞的表演起步於街頭,張凱博也認識了許多擁有不同專長的表演者。當張凱博接洽到了一個他認為更適合其他表演的場地,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把機會轉讓給其他人。這也是他拓展人脈快速的原因之一。

◎踏出成功的第三步:面對菜鳥 毫不藏私

很多火舞表演者認為:「每當火舞界多了一個表演者,就是多了一個人來搶他們的飯碗。」然而,在張凱博的眼裡,多出一個表演者,會讓更多人知道火舞,如此一來,能夠創造的經濟價值會更高。
張凱博認為,很多表演者會為難新手,但張凱博的想法不同,「自己也是從新手走到現在的位置,看著他們就像看著當初的自己一樣。」因此,張凱博在教導新人的時候,從不藏私。
張凱博還強調:「會表演自己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!因此在教學時,我一律只教概念。我不喜歡把每個人教的跟我一模一樣,抄襲別人的表演,並不是一個好的表演。」

◎踏出的每一步都要紮實

「先養活自己,再談夢想!」是張凱博的原則。面對台灣惡劣的火舞表演環境,加上家人的反對,生存的條件非常現實。為了說服家人,張凱博除了邀請家人到現場看他的表演之外,也會主動說明自己以後的出路和安排。張凱博表示:「畢竟我還是學生,至少目前的學業不要被當。另外,只要有時間,就安排回家陪伴家人。」
「我給自己五年的時間,如果到時候還沒有成績,那我就做回社工的本行。」張凱博總結他對火舞工作的停損點,作為現實與夢想之間的平衡。

 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田孟耘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