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行行出狀元-書本的助產師 出版社編輯如何做出一本書?」

行行出狀元-書本的助產師 出版社編輯如何做出一本書?

「跨學科視角 x 公共哲學 = 最會說故事的法蘭西院士
米歇爾.賽荷,對人類文明展開全盤反思!
汙染,原來不只是自然環境的問題,也展現了人性之惡?」(取自群學出版社《失控的佔有欲》書本宣傳)

 

一本書的誕生,從選定題材到出版行銷,出版社編輯功不可沒。出版社編輯黃上銓,目前任職於「群學出版社」,是台灣專營社會科學相關書籍的學術出版社。他表示,群學不是大型出版社,編輯群因規模並不大,而負擔了大多數的行政業務,包括:選定題材、與作者洽談、討論書寫方向、潤稿、修訂、印刷與宣傳書籍,都屬於群學出版社編輯的工作範疇。

◎創造話題的編輯

上述的業務或許聽起來並不難,然而,繼續追問黃上銓實際的工作執行內容,他帶著認真的神情說道:「編輯這工作,有點像是創造話題的人。」為何是「創造話題」呢?黃上銓表示,編輯需要良好的溝通技巧。編輯,不只是一整天都面對稿件,思考書本的章節編排或書寫方向而已,一開始的選題,決定了書本的雛形。
要掌握題材的選擇,其實十分仰賴編輯們對於某個領域的瞭解程度,或是對時事的掌握程度,才能看清市場上的動向缺乏什麼、出版什麼書籍可以受讀者青睞。而要理解某個領域,就需與不同領域的工作者來往、交談,掌握某個領域的背景後,才能定下主題。
而在此之後,與作者討論主題、確定方向、更動稿件,都需要高度的溝通能力;外文書若要在台灣上市,也得與原作者接洽、尋找適合的譯者,並且簽約、洽談稿費、版稅等等,亦需具備高度溝通能力。

◎轉譯學術語言 社科知識的普及工程

大學攻讀社會學的黃上銓為何踏入出版界,可能是許多社會學系學生相當好奇的問題。當時,黃上銓剛退伍,群學出版社正好在徵人,而群學在社會科學領域相當著名,是台灣規模較小、專門出版社會科學相關的學術出版社。
雖說是學術出版社,群學出版的大多是推廣「社普」(相對於「科普」一詞)的書籍。黃上銓認為「如何將學術語言轉譯成大家看得懂的語言」十分重要,不然就像是關在學術的象牙塔中。

◎身兼作者與編輯 寫作與改稿的兩難

在不長的編輯生涯中,黃上銓成為作者並出書,對於編輯而言,可說是相當有趣的經驗。由於黃上銓自身作為台大批踢踢實業坊(PTT)的資深使用者(資深鄉民),再加上社會學的專業,於今年(2016年)與其他三位資深鄉民共同出版了《婉君你好嗎?:給覺醒鄉民的PTT進化史》一書,而該書主要是分析PTT創站以來的興起、演變與其對台灣社會帶來的影響。
黃上銓表示,剛開始寫書時,其實同時也擔任該書的編輯;但後來發現「作者與編輯之間其實是矛盾的」,因此另覓其他人選作為責任編輯。這個矛盾,其實源自於編輯和作者的堅持並不同。身為作者,會有自己堅持想放入寫作中的材料和段落;然而,做為編輯必須考慮整本書的風格、可讀性、段落編排等,時常需要大幅修改原稿。
黃上銓在當時面臨了不小的挑戰,因而後來另請他人擔任編輯,並大幅改寫了的內容,甚至還拖延原訂出版日。該書本來是要配合時事出版,也就是2014年底大選後所產生的「婉君」一詞,但延遲至今年5月才正式出版。他認為,那時「白天當編輯、晚上當作者」的生活不容易,但也得到了相當豐富的經驗。

◎轉換視角與傳遞知識的編輯

黃上銓說,出版社編輯應徵門檻並不高,不一定要研究所畢業,只要具備一定的中英文能力、溝通和企劃專案的技能,且對書籍有熱誠即可。不過近幾年,許多出版社對於工作經驗有所要求,因為從頭培養一個新手編輯並不容易,有些公司不一定願意花費心力。
而像黃上銓工作的群學出版社,他認為或許最重要的是:「需要轉換視角,也必須要能切換語言。」這也許是書籍之所以存在的主要理由之一。除了能記載人們的思想與智慧,亦能透過書本傳遞知識;而智慧結晶要能順利送到每個人手中,就得試著從各個角度觀看世界,而非永遠以自己的視角和語言認識世界。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林彤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