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達人故事-Cheers資深主編楊倩蓉 跨越專業成就媒體人」

達人故事-Cheers資深主編楊倩蓉 跨越專業成就媒體人

「我不覺得傳統紙媒會馬上被淘汰,只是媒體工作者必須讓出版品更具有收藏價值,才會吸引讀者購買!」近年媒體數位化時代來臨,傳統紙媒因此面臨許多考驗。在Cheers雜誌任職數年的資深主編-楊倩蓉,對於紙媒近年的轉型與改變,仍抱持樂觀的想法,並積極面對、適應轉型。

◎重複工作倦怠感高 短暫休息更有活力

於Cheers雜誌工作前,楊倩蓉曾做過月刊、報紙等不同性質的紙媒。楊倩蓉認為,兩者的工作最大的差異在於稿件的撰寫時間。「在報社工作時,常常是晚上九點、十點送印,就可以跟今天做的新聞『說掰掰』了;但月刊常常是一個月處理一個新聞、議題,每天晚上睡覺時都還在思考新聞內容,直到出刊為止,才有可能把它拋掉!」但楊倩蓉不認為這樣的差異,會造成新聞的深入程度有所差別,「報紙也是需要定期做深入報導、專輯等,不管在哪邊都一樣是會有深、也有淺的報導內容。」
在媒體業高速運轉數年的楊倩蓉,也一舒她的感想:「媒體是很消耗你腦力跟體力的行業。」她說,「每天起床後不是在寫稿,就是在找素材,閱讀的時間反而變少了。」為了改善這種職業倦怠感,楊倩蓉曾辭去工作回到過去在職進修的政大新聞系擔任業界講師,主編新聞史。「要讓自己走遠一點,就一定要充實自己,不然一直待在裡面,很消耗!」她苦笑。

◎數位時代競爭激烈 傳統紙媒轉型多變

談及工作能力,楊倩蓉認為現在的媒體工作者需要朝「多工多屏」的方向邁進。對此,她表示:「過去媒體可以靠一份刊物,就養活員工;但現在,必須靠多元的活動、報導來達成!」她笑道,過去剛入行時,也以為擔任文字記者,只要有撰寫文章的能力即可,「後來才發現,也是要會辦活動、寫網路文章、理解點閱率跟觸及率。」等諸多技巧。
「學習程式語言與數位能力,在現在的時代是不可或缺的!」楊倩蓉在採訪過程中再三強調。楊倩蓉認為,媒體工作者學習程式語言並非是為了獨自寫程式,而是在數位化的時代下,必須具備的「溝通工具」。「了解程式語言的邏輯,才有辦法與工程師進行溝通。」她舉出日前巴拿馬文件(註)的案例來說明,「要是當初媒體內有辦法做出程式來搜尋資料,只要『key』一下,想要的資訊就出來了,不需要花兩三個月來查詢。」
數位能力,亦是為了因應媒體受眾的「速食性」而生的能力。楊倩蓉說,現在的讀者面對大量資訊的轟炸,已經難以花時間仔細閱讀長篇的文章,也使媒體工作者必須尋找更多「吸睛」的方式,來發展更多元的媒體樣態。她舉例,紐約時報曾在為了報導雪崩的新聞事件,在網站上放上視覺化的互動網頁,讓讀者可以非常直觀的看到雪崩的情況與發生的原因。

◎主攻年輕人市場 Cheers常保青春活力

談到Cheers雜誌的核心價值,楊倩蓉自信的笑道:「Cheers是為了服務年輕人的雜誌。有許多讀者從大學時期就讀Cheers,踏入社會後也看,到了四十歲也在看!」她認為,Cheers雜誌是為了讓年輕讀者可以了解未來的工作環境而生的刊物,「當他們踏入職場以後,盡管年輕生嫩,有許多問不出口的問題,都可以透過Cheers的陪伴,得到解答。」
楊倩蓉表示,在工作上要實踐Cheers的核心價值,就需要時常去陪伴年輕人。「擔任主管職久了,年紀越來越大,年輕人就離自己越來越遠!」她認為自己不能用倚老賣老的心態面對新的事物,而是要不斷理解新一代年輕人的苦惱是什麼、想要的是什麼,才能打中讀者的胃口,「在這樣的工作環境裡,我盡量減少上對下的關係,嘗試跟年輕記者彼此了解,減少主觀的姿態。

◎非本科系有出路 媒體產業兼容並蓄

由於非本科系出身,楊倩蓉也十分鼓勵不同科系、專業的人,一同踏入媒體產業的領域。畢業於英文系的楊倩蓉,在擔任媒體工作時,發現自己非本科系的出身,有時反而成為自己與眾不同的優勢之處。「盡管很多當時的同事畢業於本科系,我卻我有『小聰明』,能夠寫出跟正統科系出身的同事不一樣的文章。」
她認為,只要下的功夫比別人深,就是自己的專業,並可以廣泛運用。對此,楊倩蓉表示:「大部分的刊物都可以容納各個科系的專業。例如:經濟系畢業,能夠分析財經、又能寫文章,其實是很受媒體業者歡迎的;法律系畢業的人,則有機會深度描寫法律專業的相關文章。」她說,媒體所需的專業素養,都能夠再進修或學習,但可貴的是跨科際整合的專業能力與背景。

註:巴拿馬文件是一批遭揭露的機密文件,詳述全球重要政商人士曾開設的離岸金融公司與境外交易資訊。由於該文件數據資料高達2.6TB,在整理過程中非常考驗媒體工作者對於巨型數據的整理手段與技術。詳細資訊可參閱維基百科巴拿馬文件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鄧宇佑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