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學長學姊—補教教師金浩 熱血教師的教育現場」

學長學姊—補教教師金浩 熱血教師的教育現場

        補教教師金浩說,有些補習班很商業,同學找進來,只求有付錢、有到課;但偏偏就是有些老師抱著熱情,希望學生認真學習,以在考試升學的台灣教育體制裡,為自己博得一張好的入場門票。而金浩就是這樣的老師,總是很努力地和同學溝通,有時軟性地和同學講道理、聊自身經驗、有時態度強硬地唸同學。


        有時金浩會與同學講起他大學時的故事。那是他到電機工程學系修習「線性代數」,期中考完後才發現他必須在期末考考到92分,否則將會被當掉的故事。金浩為了通過,去跟該系的朋友要考古題,然後回來瘋狂複習;儘管最後還是沒考到92分,可是老師還是讓他過了。金浩說:「我後來認為這些學習其實都只是過程,這是磨練你堅持的一個方式。」有時候講講道理,學生就哭了。金浩認為,或許學生們所想的其實是被理解。

◎學生百樣,熱誠如一

        服完兵役後,金浩仍留在大學時打工的補習班。與之前不同的是,金浩成為正職,且必須負擔一些行政工作。


        金浩說,補教業很少給新鮮人單純教課,於是金浩就像個上班族,每天固定時間上班、固定時間下班,除了教學、解題,還必須做一些行政工作,並且管理學生、與學生家長溝通。


        金浩所在的補習班具有一定規模,會將學生能力分班。身為職場新鮮人,通常不會被分配到教A段班。但金浩所帶的B段班,有時也會有些能夠上A段班的「優秀」學生。那些學生試聽金浩的教學,認為金浩的教學更有助於自己的學習,而學生也擁有很好的表現,因此選擇不往上前進到A段班。


        金浩描述,曾經有位國三學生報名時,在各科表現都相當亮眼,唯獨數學是他上第一志願的最大阻礙。當時那位學生來到金浩的數學班,距離會考已經沒有多少時間,金浩覺得自己責任重大,「這是個不成功便成仁的Case。」而學生的段考成績雖然仍然偏差,卻在明顯進步,讓金浩相當期待也相當緊張。


        最終,他成功考上第一志願,讓金浩感到相當欣慰。但是金浩並不把這些優秀的學生當作自己的功勞,他認為自己只是個抒發窗口。「這類學生通常自己就可以把課業學習處理得不錯,只是遇不到一個解惑的對象罷了。」


        除了這些「金榜提名」的案例,也會有些學生是被父母強迫來補習的,對於課業毫無興趣。對於這類的學生,金浩則會軟硬兼施地勸導。他說,同學是可以被訓練的,這個訓練來自老師們的要求,因此他會不厭其煩地和學生溝通。

◎「良禽擇木而棲」

        早在高三時,金浩就有在補習班工作的打算。原先他在某家補習班打工,接到他國中補習班老師的電話。那位老師是位國中社會科的名師,在很多補習班都有開班。他打來劈頭就問金浩,有沒有興趣跳槽到另外一家補習班工作。


        不過金浩並沒有一口答應。面對他的猶豫,他的老師語重心長地跟他說「良禽擇木而棲」。某次下班,他到該補習班看看,發現具有一定規模而且設備齊全,因而有跳槽的打算。只是該班班主任不希望金浩在多個地方兼職,要求他辭去原本補習班的工作。考量到他的學生好不容易形成的默契,金浩當時沒有接受該班班主任的要求。


        之後,金浩在很多家補習班兼職、同時接了些家教。他看到應用數學系的學長在臉書社團張貼現在補習班的徵人啟事,金浩再次去應徵。比起其他應徵者,金浩更有經驗也更熟悉國中的內容。最後金浩辭掉其他地方,他至今不明白自己為何同意,他開玩笑說:「可能是老闆願意給我比較高的時薪吧。又或者是在那裡看到更多的發展性。」

◎不單單是教學

        儘管從大學時期就在補習班教課,金浩也還是會遇到解不出來的題目。若是到了新環境,有些學生喜歡試探新老師的「功夫」,給一些稍有難度的題目;但金浩在同一間補習班待了許久,同學對他有更多的信任,在遇到這樣的狀況時,金浩會先安撫學生,然後把題目帶回家思考答案。


        留住學生是每個補習班最想做的事,而每個補習班老師都有一些留住學生的方式,例如講笑話、表現自戀、自嘲和是「打嘴砲」。而金浩最常使用的「招式」是自戀和自嘲,有時也會跟學生打嘴砲。他說打嘴砲必須看班級,而且有可能會讓班上秩序不受控制。所以金浩會和同學自嘲,「看起來三十幾歲」和「有點胖胖」等等,或是自戀地說自己可愛,以吸引同學的關注。


        除了教授課業和讓同學願意學習,金浩做為老師,自覺自己還有一項重要的使命,那就是與同學分享自己價值觀。比如說同性婚姻的議題,金浩會利用課堂零碎的休息空間和同學們聊聊。曾聽同學說學校老師認為同性戀是有問題的人,金浩就會跟他們分享自己的想法,讓他們慢慢反思其中的歧視和不友善。「也許沒辦法在每個同學心中建立起良好的價值觀,但若是有幾位因此開始反思那就值得了。」金浩表示。

◎不一樣的自己

        那麼未來呢?金浩說若是一年前,問他:「今後會不會一直待在補習班?」金浩絕對堅決地說:「會!」但時過一年,有了更多的見識,熱情被消磨幾分,他開始猶豫了。


        然而,從大學就開始從事補教,金浩直說不知道自己還能做甚麼。不過他又想起當兵時他最好的朋友,沒有大學學歷、個性直來直往,曾回他:「你沒做過你怎麼知道?」因此他開始會幻想,自己在不同領域的不同樣貌。

 

 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施馬懿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
學長學姐最多瀏覽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