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行行出狀元—現代的鄉里仕紳 朱書漢書寫中區將理想變現」

行行出狀元—現代的鄉里仕紳 朱書漢書寫中區將理想變現

        居住於台中的朱書漢,畢業於中興大學歷史系,對於沒落的中區,一直有著深厚的情感和想法。


        朱書漢說,中區有很多美麗的老房子和迷人的歷史,但由於產權紛亂或是無人可管理,所以這些珍貴的人文歷史資產,便會逐漸的陳舊甚至破敗。朱書漢遂帶著記者遊覽中區,指著其中一棟老屋,講解該棟建築的巴洛克美學風格,並說明希望能為這棟老屋爭取列為重要的文化資產或古蹟。


        該屋若沒有被指定為歷史建築或古蹟的話,基於該屋所在土地市值與容積率,極可能被拆除改建。「所以你就能理解,為什麼那麼多的古蹟自燃的爭議。」

◎爬梳鄉里的歷史,有如過往仕紳

        台中市中區過去是黃金地段,因此留有幾棟特別具有建築美學的房子。有的老房子比較幸運,有人會買下來用心整修營運,如太陽餅博物館;或是年輕人與屋主接洽改造老屋使其再生,如柳美術館。但有的老房由於產權眾多,找不到真正的屋主,以至於缺乏整修、漸漸的破敗,如千越大樓等。


        由於老屋既有的特殊的美感,許多老屋開始吸引藝術家、社造工作者進駐。如:台中社造中心、熱吵民主、好伴工作室等,皆在中區的老屋中深耕,也使政府開始注意到中區的再生,並進行柳川美化後,讓柳川成為台中的熱門景點。


        對此,朱書漢說明:「社造、青創除了做得好之外,更要有良好的行銷!其中之一的良好行銷方式,便是藉由電影、小說來宣傳。也就是增強中區的『軟實力』。其中之一的良好行銷方式,便是鄉土文學的寫作。」因此,朱書漢成立了「寫作中區」的粉絲專頁,宣傳中區的歷史、展覽等。


        朱書漢說明,許多社造、青創所做出來的成果都很有特色,擁有自己的風格與形象。但是許多潛在消費者或是觀光客,聽到這些空間或是組織的名字時,不能夠馬上知道那是什麼東西;或是看到照片時也不知道這在哪裡,很可能只會了解到這些地方就是個很美好、很文青的地方的意象,但必須要到了現場或者是聽到相關演講或宣傳,才會了解到這些地方,然而這些演講及宣傳的方式,很難達到大量行銷的效果。


        朱書漢認為,要行銷一個社造地點,如同臉書的病毒式擴散一樣,讓很多的大眾能在一時間了解它,知道它,並且想要去接觸它,才是有效的行銷方式。


        而要完成這樣的工作,其實要付出相當的時間跟勞力,要田野調查、蒐集歷史,還要找合作的商家。對此,朱書漢戲稱自己:「中區有很多很努力,很深耕的人,我們之間都會說,可能我們都在這裡炒股炒地皮黑心致富,所以這輩子要來這裡做文史及地方工作來還造的孽。」


        跟朱書漢一起走在中區的巷弄間,氣候十分炎熱,可以想像當初在這邊田野調查的不適與疲憊。詢問朱書漢在記錄中區的過程中是否會覺得辛苦,朱書漢笑著回答說:「確實做這個工作需要有熱忱,但是轉念一想,其實過去的不少仕紳與知識份子也都是舉辦一些地方藝文活動,我們現在做的就像過去仕紳做的事。」

◎錨定中區的文史涵量

        朱書漢是南區人,決定為家鄉做點甚麼後,選擇到中區發展。現在已經沒落,且給人破舊、髒亂印象的中區,其實是台中大都會的發源地,至今仍擁有許多日治時期的建築,因此具有許多文化保存價值,也具備了許多值得行銷的文化特色。


        中區在日治時期是台中市最繁榮的地方,擁有許多老台中人的回憶。到了八零年代,中區的繁榮更到了頂峰。在當時,中區隨便一間小行商店的營業額都非常高,台中光是中區就有八間的百貨公司。至今以百貨公司聞名的台中市,也未有一個地區能夠超越當時的規模。


        朱書漢解釋道,中區沒落的原因有很多,其中最知名原因還是都市傳說。如威爾康餐廳大火延伸出的「幽靈船傳說」,使得許多人不敢來中區逛街,導致許多街道這幾年來從人山人海到門口羅雀,商店一間一家的關。從中區鼎盛時期營業至今的百貨公司,也只剩下第一廣場而已。


        此外,以環境來說,中區也有許多該改善的地方。目前,中區主要有繼光商圈、電子街以及第一廣場周圍,商家零零落落,空屋率極高,且街道垃圾隨處可見。在朱書漢眼裡,中區就像一位退休的老人,表面上看起來以垂垂老矣,但是深入了解會發現它擁有許多故事,許多小吃及有趣的事物,讓人想一來再來。


        近期,中區也老樹新芽,附近也成立了許多青年旅店、餅店,如宮原眼科、第四信用合作社等,都是老屋改造的成功案例。在繼光街附近也成立了許多社造、青創相關團體,如中區再生基地、好伴、七柒等,繼光街上也舉辦的許多活動,也成功吸引觀光客。


        朱書漢指出,中區並不是不吸引人,而是在這之中的問題就是,繼光商圈所舉辦的活動,短時間大量的湧入觀光客,沒有辦活動時人潮銳減。而許多外地觀光客來到了宮原眼科、第四信用參觀後,便不知道中區哪裡好去,如此中區其他的景點無法受到觀光客關注,便沒有人潮。


        為此,朱書漢在寫小說時,便會帶入介紹中區的劇情,周遊中區各大歷史建築,吃遍中區小吃等,藉此讓讀者想要看看小說中所描想的建築,吃吃男女主角所吃的小吃。如此,整部小說成了旅遊指南,使中區其他景點與小說建立起關連。

◎將理想與熱情變現

        「寫作中區」的質與量到達一定程度之後,朱書漢也開始有些志同道合的朋友,同時也開始有些合作找上門。朱書漢的興趣和努力,於是有了變現的機會。


        如今,「寫作中區」除了出版刊物外,也會舉辦、接洽相關的導覽與演講活動。收費方式由參加者自由給予小費。導覽路線的店家挑選,仍是以在地方上有意義、以及願意為了中區的活化有付出的店家為主。朱書漢雖坦言,這樣的文史工作,收入其實和付出不成正比,但仍期許能為地方奉獻心力。


        此外,朱書漢曾經參與過建國市場的拆除紀錄,並參與中區的知名刊物—大墩報,繪製如第九刊空屋地圖,今年(2018)則參與中區一區一特色的一系列活動,並持續發表相關著作。未來,朱書漢則規劃一系列以中區為故事背景的小說,以期能以文本來行銷中區,進而翻拍出以中區為故事背景的電影,達到行銷中區的目的。

 

 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劉貞麟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