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行行出狀元-部落學校教師娥拉韻•瑪瓦里 扛起民族教育的傳承者」

行行出狀元-部落學校教師娥拉韻•瑪瓦里 扛起民族教育的傳承者

「當初在設置部落學校的想法是把排灣族的文化、語言、技藝活絡出來,有了這一些,最主要的是讓孩子們肯定自己,肯定自己原住民的文化。」排灣族大武山部落學校教師娥拉韻·瑪瓦里說道。
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為了建立以部落為主體的原住民族教育體系、構築完整且有深度的知識系統,進而延續原住民族的文化命脈,遂而推行《部落學校設立十年計劃》。現階段設有四族部落學校,分別為泰雅族南湖大山部落學校、布農族東群部落學校、卑南族花環部落學校與排灣族大武山部落學校。娥拉韻·瑪瓦里,是排灣族大武山部落學校草創階段的成員之一,現為部落學校的專任教師,也是民族教育的重要推手。

◎從族語教學延伸至文化傳承

對於平和部落的頭目如何踏入部落學校,娥拉韻表示原本她有在小學、國中擔任族語教師,在任教期間,她體認到一個星期僅有一次的教學時間,使教學內容受時間限制而不夠充分,導致學生吸收效果不彰。
2012年,排灣族大武山部落學校正式成立,於此之前教授陳枝烈與部落大學的時任校長找到了娥拉韻,並開始和她談整個部落學校的規劃與願景,她也參與在部落學校設置前的規劃團隊中。
在規劃時期,娥拉韻首要想到的是「語言」。她談到原住民的語言一直在流失。她認為這是一個危機。一個民族若是喪失原有的語言,等於整個民族即將面臨滅亡,而且原住民不斷強調自己是口傳文化,也更體現了語言傳承的重要性。
當一切都準備好,部落學校要開始正式運作時,陳枝烈與部落大學時任校長也請娥拉韻到部落學校應徵教師一職,娥拉韻自此開始在部落學校的教師工作。面試全程以族語進行交談,除了需要能夠聽、說、讀、寫族語外,對於原住民的文化也需要一定程度的了解,否則在教學上會遇到困難,學生也會聽不懂教學內容。
排灣族大武山部落學校設置在武潭社區,距離平和有一段距離。從平和到武潭,娥拉韻在重新熟悉環境時,卻沒有遇到太多挑戰。娥拉韻表示,這並不是件困難的事,因為內容多是與老人家、小孩接觸。以她之前在過小、國中任教經驗,以及自身當頭目的經歷中,已經有大量接觸老人家和小孩的機會,再加上武潭社區的居民有一些是從平和村遷移過來的,有許多認識的長輩在這裡,所以她不需要花太多的心力去熟悉工作環境。

◎起步時面臨的挑戰

至今,娥拉韻已經在部落學校待了四年,並對於這份工作一直保有相當大的熱情。她提及,部落學校的現任校長顏成仁給予教師許多的教學自由,也因為這是她的興趣,所以不會感到有甚麼壓力。
娥拉韻認為,比較具有挑戰性的地方,是在撰寫教案的部分。由於部落學校的教師是由屬於排灣族的武潭、佳興、平和部落的耆老擔任,並未如體制內學校教師一樣受過教育訓練;再者,部分原住民語言無法用漢語的字詞確切表達,在羅馬拼音的分段上,也是令老師頗為苦惱之處。
娥拉韻認為,自己雖然比起剛起步時還要進步許多,也比較清楚大概的方向怎麼寫,但現在一份教案她仍然要修改兩至三次,除了確認族語是正確的,更重要的是確認國語能夠完整表達教學內容。
除了書寫教案外,娥拉韻每天的工作內容還有閱讀大量原住民傳統文化相關書籍,比如婚禮文化、小米收穫祭、五年祭等內容。為了要更完整、更確切的將這些傳統文化呈現在教學上,倘若有一些細節部分書籍上沒有做紀錄,娥拉韻會另外尋問其他耆老們。
此外,為了讓學生體驗以前祖先如何栽種芋頭、小米、紅藜,部落學校設有一塊農地,而平時的整地、鋤草也是娥拉韻負責處理的。「這樣想一想我做的事真的蠻多的,但因為是自己有興趣的,所以不會累。」她笑著說。

◎從學生回饋中獲得成就感

從娥拉韻帶完第一批畢業生至今,已有第二批學生準備畢業。娥拉韻談到,在教學上除了自己要準備教材外,在教學過程中如果看到學生不認真,心裡會覺得難過,有時候甚至會影響教學情緒,並對自己產生懷疑。娥拉韻會開始想:「是不是自己的表達能力不足?或是自己教學有問題?」一時之間,娥拉韻會難以調適自己的心情,也認為學生來上課並沒有吸收到內容。
但是,直到有一次部落學校至古樓部落的五年祭觀摩時,娥拉韻發現,問學生問題他們都回答得出來;還有一次,歐洲學校到部落學校交流時問學生族語的問題,學生也都會說、寫。當下娥拉韻心裡感到非常欣慰,也發現縱然學生上課時會開玩笑,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吸收到教學內容,這成為娥拉韻工作成就感的來源。
部落學校的課程設計是採用螺旋式課程,由簡單到難的教法,因此有些課程會不斷重複。雖然課程名稱都相同,例如:小米文化、漁撈文化等,但是教的都會隨著次數慢慢增加內容,因此學生每次都會問:「這不是上過了嗎?為甚麼還要再教一次?」而娥拉韻每次都會不厭其煩地耐心解釋。

◎部落學校發展新方向 與工作所需特質息息相關

「部落學校當初設置的目的是為了要將排灣族的文化、語言、技藝活絡出來。有了這一些,最主要的是讓孩子們肯定自己,肯定自己原住民的文化。」娥拉韻以嚴肅的表情與堅定的口吻說出這句話。至於要如何教導學生說出自己的語言,娥拉韻會使用歌謠與童謠,因為過去的老人家也都是用歌來教導她。族語中比較難的音,老人家會用童謠或是一般歌謠來呈現原住民語言,而這一些歌謠也在敘述排灣族的文化是怎麼走過來的,「因此我們成立部落學校的原因,是讓我們的語言、文化、技藝全部呈現出來,也讓孩子能夠親身體驗。」娥拉韻表示。
隨著招收到的學生越來越少,部落學校未來的發展方向正面臨轉型。娥拉韻談到,轉型也就是不再招收學生,並可能會改以文字記錄為主要發展方向。但娥拉韻卻認為只用文字書寫,沒有親身體驗,並不能完整呈現原住民傳統文化。「當初所訂定的《部落學校設立十年計劃》,現在算是第五年了,可能部落學校的學生會越來越少的原因,是學生星期六還需要上正規學校的課業加強班、輔導課,還有一些參加很多的活動,因此造成我們的學生越來越少。」娥拉韻表示,自己也想過,如果沒有這個部落學校,部落的年輕人要透過甚麼方式來體驗原住民的文化?這是目前部落學校碰到的難題。
對於有想要進入原住民文化保存、傳承相關工作的人,娥拉韻特別強調需要具備文化底子、語言、耐心這三項特質。文化底子需要額外學習大量關於原住民各種傳統文化、習俗方面的事情;語言是更為重要的,因為如上述所說,這份工作會有許多接觸老人家的機會,而多數部落的老人家也只會說族語,還有部分族語無法直接翻成國語的狀況,因此如果要知道確切意思,還是需要回歸族語;耐心,則是學習的基礎,「如果自己沒有耐心去學習的話,要怎麼去做呢?」娥拉韻說道。
如果是要配合部落學校現在轉型的方向,娥拉韻認為除了上述的三個特質,她還期盼想要進入部落學校工作的新人需具備文字撰寫的能力,能夠把教師們書寫的記錄編撰成一本教材,並且分成年級編。如此,教學內容才能夠留存,讓往後的人繼續教學,否則民族教育會就此斷裂並消失。

 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涂菀庭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