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行行出狀元-文字的幕後推手 翻譯工作甘苦談」

行行出狀元-文字的幕後推手 翻譯工作甘苦談

要怎麼才能聽懂新垣結衣講了什麼?怎麼樣才能讀懂《君の名は》四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?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無處不有翻譯,舉凡文學、教科書、小說、電視劇、電影……都充斥著翻譯工作。也因為翻譯,才能毫無隔閡讀著另一個文化的作品。
不過,我們卻無從得知翻譯工作的面貌。除了看見工作人員名單出現「翻譯」人員的名諱外,很少有其他機會能接觸到這些幕後推手。臺灣最大宗的翻譯,除去英文,次多的大概就是日文作品了。最為人熟知的則是日本文學、日劇、漫畫、小說、動畫以及遊戲,相信大多數的人對這些作品並不陌生,儘管不是忠實粉絲,也多多少少能舉出幾部知名作品。

◎新鮮人初出茅廬 求職屢碰壁

畢業於淡江大學日文系的林綠,目前已在中國大連的NHN日本分公司,任職遊戲翻譯將近兩年,且沒有意外仍會再多待一年。大學時期,林綠因人脈而接下動畫翻譯,開啟了他的翻譯之路。
林綠當時認識在動畫公司的朋友,因為公司缺少每週一集的日本動畫翻譯,就接下了這個工作機會,開始鍛鍊自己的翻譯功力。當時一集的報酬不高,林綠就一邊當作打工、一邊累積翻譯經驗,也零零星星的接一些朋友的簡單翻譯。
不過,林綠表示,他大學畢業、服役結束後,跟多數社會新鮮人一樣,開始在人力銀行上投履歷、找工作。即使有大學時期的歷練,但是求職過程並不順遂。百餘封履歷幾乎石沈大海,僅有少數一兩間公司有回音;就在那時,先前投的「漫畫翻譯」職缺來信-中國大連的NHNJP公司希望可以進一步面試。
「(這個職缺)也是在人力銀行上看到的,這麼巧合對方剛好需要,是蠻幸運的。」林綠一邊回憶一邊說道。這些日本、韓國公司推出的漫畫與遊戲除了打入中國市場之外,也試圖進入臺灣。但是,中國與臺灣的語言畢竟不止是簡繁有別,在許多用語上也存在落差,而像林綠這樣的臺灣人,才剛好可以做所謂「在地化」的翻譯。

◎翻譯的精髓與在地化的重要

林綠所在的部門,並非專業的翻譯部門。他偶爾也會支援遊戲客服的工作,例如處理玩家回報的一些遊戲錯誤,不過,主要業務仍是漫畫和遊戲的日翻中。林綠表示,翻譯並不是如想像中只懂日文就可以。他舉例:「如果有玩過遊戲,就會知道介面中的格子有長度限制。如果按鈕只能塞兩個字,就要想辦法只放兩個中文字,而且還不能失去意義。」因此,若有時發來的工作就是一個excel檔,不會說明這個字出現在遊戲介面的什麼地方,缺乏上下文,就會使林綠有點無奈。這時,就得靠經驗判斷字數限制,以及如何翻譯才合適。長期身為遊戲玩家的他,憑藉著這些經驗才能確保翻譯的品質,例如對話框最多只能放幾個字、什麼按鈕只能嵌入多少文字。
除了日翻中外,另一個最主要的工作則是「NQC」(Native Quality Control),也就是上述提及的「在地化」,全稱則是「在地品質控管」的翻譯過程。公司裡,僅有林綠一人負責「臺灣語」翻譯,其他中國人的日翻中/韓翻中作品若是要在臺灣上市,中文部分就會再經過林綠校訂,確保與臺灣用語相符。而且,遊戲和漫畫常常夾雜流行用語,或者稱「鄉民用語」,這些在日本的年輕人中廣為流傳的網路語言若要翻譯得宜,有時頗具挑戰性,平常需廣泛閱讀日文漫畫、文庫、新聞或者2ch(日本論壇,類似臺灣的ptt),比較能精確抓住日文的意思,並找到中文相對應的「梗」來翻譯;因為翻譯需注重原意正確,同時要確保用語是符合該情境的。

◎不受業界重視 倚賴熱情和興趣

林綠認為目前業界並不重視「翻譯工作」,任何懂第二外語的人都可以成為翻譯。也因如此,翻譯工作的薪水並不理想。他舉例,「我的朋友家裡開工廠,他也學過日文,他可能就知道一些專有機械的日文是什麼,我就沒有他專精。」翻譯雖有其專業度,需要經驗才能成為一名優秀的譯者,但現在的趨勢似乎是只要可以譯出看得懂的中文,誰都有能力走上這條路。
NHNJP算是大規模公司,且林綠作為旅外工作者,薪水相對優渥,但如果在台灣,以他的經歷來說起薪大約只有兩萬出頭;如果是接案工作的譯者,以書本翻譯來說,如果要做為正職、有穩定收入,理想的狀況一個月大概得接1~1.5部書,但可能不像預期中可以穩定接案。
翻譯作為國外文化的重要中介者,卻不特別受業界重視。因此,林綠認為要踏上翻譯之路,做出「興趣」是最重要的。「當翻譯最重要的還是熱情啦,不然會做得很無聊,跟當機械沒兩樣。」對林綠來說,翻譯靠的是熱情,因此他奉勸有興趣的人,在沒有釐清整個產業的運作狀況前,別輕易嘗試。

 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林彤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