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產業一把抓─旅遊業的台灣時空旅遊」

產業一把抓─旅遊業的台灣時空旅遊

自觀光事業科系畢業,在旅遊業有三十餘年工作經驗的杜昌修表示,初進職場時曾擔任華王飯店的櫃台服務員,但是做沒幾個月就覺得自己不適任這份工作,於是轉行進旅遊業。現在,杜昌修服務於南亞旅行社,是他職業生涯中的第二家旅行社。

◎台灣經濟榮景 旅遊業搭順風車

杜昌修表示,旅遊業的特性是,若是全球景氣好,當然旅遊業就比較好做。杜昌修指出,像是日本光是十月旅遊人數就超過兩千萬,在台灣就算將陸客計入,都還無法超過這數字。
杜昌修回想後說道,像早期台灣經濟狀況比較好的時候,有些台商客戶會向他訂機票,「那些機場的名稱,聽都沒聽過,但是還是要自己做功課,妥善的安排客戶的航程。」杜昌修說,「我們的型態非常針對客戶的需求,所以之前許多漁業公司要飛到中南美洲或是非洲做貿易,會找我訂機票。那些地點我有時候在地圖上還找不太到。」
民國七、八十年代,台灣經濟榮景,遠洋漁業的發達,旅遊業也隨之蓬勃。杜昌修表示,因為到非洲等遠海捕魚,常常一去就是數個月,利用海運運送人員的往返太慢,有時候維修人員會需要維修船隻,或船員與家屬會面,船公司會直接向旅行社訂機票。「這樣子一來一往,平均三個月一家遠洋漁船的一艘船,就會需要至少八九十張的機票。這就是當時候一艘船對我們旅遊業的影響力!」杜昌修說道,現在的普通客戶,一年出國個兩趟就不錯了。杜昌修說:「我常常笑說,以前一個人有三個助理,現在則是兩個人請不到一個助理」
「現在許多人,都會把錢花在刀口上。像是先思考吃及住的問題,最後才會考慮是否要旅遊。」杜昌修說道,「時下年輕人也很會享受,有些都會刷卡貸款,為了出國旅遊。」杜昌修回憶道,過去高雄加工出口區全盛時期,裡面有很多不同的工廠。當時SONY尚未遷廠至大陸製造,光是SONY整間公司的機票飯店等業務,就至少需要五位旅行社員工處理。「還記得那時候,我們只做某個部門,常常就需要把證件拿回來,送機票過去等等。」而杜昌修說起現在,眉頭則微微下皺,「現在別說高雄,台灣工廠呈現死沉。其實這對我們旅遊業影響相當大,我們只能繼續經營現在還存在的公司客戶。」

◎不同的經營方向 相同的激烈競爭

杜昌修表示,南亞旅行社和為人所知的可樂、雄獅、或五福旅遊等旅行社的性質不同。後者屬大型旅行社,每年會出很多團。而杜昌修認為,南亞旅行社更加貼近消費者。「我們只針對消費者,像是訂自由行或是商務旅行的機票。除了協助訂機票,有些客戶會透過我(們)幫忙找旅行團。當然,航程越長,我們的利潤就越高,像是歐美線;飛香港澳門的機票,幾乎都是死價了,佣金很薄的。」杜昌修說道。
杜昌修提到,相較現在可以依靠大型旅行社成團,在早期需要由自己的旅行社湊成團,而且至少要16人以上,才能湊到此團領隊的免費機票。「但是這樣經營,每年能夠出團的數量還是有限,因為出團的相對成本比較高。若是現在由大型旅行社出團,消費者可以依照自己的預算,選擇不同消費類型的旅行團。像是鳳凰旅行社就是走高級,班機的時間部會很早,下榻的飯店也都很高級。路線的旅行團,舉五福旅遊為例,之前五福旅遊是專門經營日本的旅行團的,但是因為現在旅行社競爭激烈,所以經營方向不能只是一個面向,全世界都要了解。」

◎處處是挑戰 調適心理為上策

「我現在遇到的挑戰就是在擴展業務方面。因為現在政府開放旅遊業執照,所以現在許多不需要任何門面,就可以在網路上經營的旅遊業者太多,意味著競爭對手變多,我們都會受到影響。」杜昌修說道,現在稍微有點規模的旅行社都會拚上市,在衝業績量的同時,還可以賺股票。「但這樣對中小型旅行社相當的不公平。」
杜昌修苦笑表示,由於他都是以客戶介紹客戶的方式經營客戶,所以遇到經濟狀況不穩定的時期,像是SARS期間,或是班機失事,又或是大選等政治事件,旅行社業務會特別難做。
「我想克服挑戰的方式,應該是要調適自己的心理吧!」杜昌修表示,心理上的障礙會導致自己和自己過不去,但事實上,政黨輪替會影響旅遊業,政治也會影響景氣。他舉例,在民進黨執政時,偏藍的客戶會對金錢的使用比較保守,這時候旅行社就需要說服客戶情況沒有那麼糟。杜昌修也認為,在旅遊消費上,台灣也會有地區的差異,「像是同時賺十元,北部人願意花五元去旅遊,而南部人只願意花三塊。」

◎旅遊業中的大小問題 從婚姻到血拚站

「剛開始從事旅遊業的時候也會帶團啊,但就我觀察,帶團的同事婚姻狀況十個有八個不好。因為大陸線一團出去都要十天,一個月平均帶兩團,所以結婚後,我將客戶都換成商務客人,幫他們尋找適合的航空公司,與那些機場進出會比較便宜。」杜昌修說道。
面對淡季時,杜昌修達觀的認為,就只能在旺季的時候多衝一些業積。「之前進入冬天,像十到十二月是淡季,所以旅遊公會就會舉辦旅展以因應淡季,而現在連四五月都有旅展,你就可以知道現在旅遊業是越來越難做了。」他補充道,「現在還有像Clubmed這種高級的旅遊團,他們集團有自己的沙灘等,遊客可以放鬆的度假不用趕行程,所以遊客有更多選擇的同時,我們的競爭對手也增加了。」
在當年政府開放陸客來台觀光時,帶陸客團需要另外申請。但杜昌修表示,當時公司沒有申請,因為這樣的團,八天、十天來台灣只要一萬多,玩得沒有品質,還有許多血拚站,等於一隻羊要被剝了很多層皮,「這樣很糟糕!」杜昌修說。
反觀國內旅客,杜昌修也指出,台灣旅遊業的低價競爭,導致了旅遊團的劣質化,「像是韓國團機加酒五天四夜,一萬元不到的行程,又或是電視購物台澳門銷售澳門四天七千多的行程。這些行程沒有品質,只為了賺錢而已。而廉價航空的出現對我們而言,也算是競爭對手增加,因為很多客人不清楚機票不能改名或改期等限制,只貪圖機票便宜,並委託我們預定住宿,但中間可能存在變故,所以會造成我們作業上的困難,像是飯店的取消等問題。」杜昌修補充道。

 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陳靜瑩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