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「學長學姊-寫出藝術 用筆改變世界」

學長學姊-寫出藝術 用筆改變世界

 

◎喜歡閱讀 非科班出身也能當藝術家

就讀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的張紋瑄,目前正在德國當交換學生。雖然張紋瑄就讀的是一般高中,但從高中時期就想從事創作的她,在高二升高三的暑假,就開始去畫室學畫。由於練習時間短,在考前只練好了炭筆和素描,生命中的第一幅水墨畫甚至是在考場中完成。張紋瑄認為,練好繪畫的基本功,只是幫助你拿到進入大學的門票,最重要的是進入大學之後,有空間可以創作、有人可以討論創作,因為高超的畫技,並不等於會創作。
「閱讀很重要。」張紋瑄強調。清楚自己喜歡什麼、想要什麼、對什麼覺得困惑、想要解決什麼事情,以及在這些自問的過程間與他人的連結是什麼?「慢慢釐清這些事,並且想各種辦法去清楚自己的想法。」是張紋瑄能夠在創作領域找到一片天地的方法。
除此之外,張紋瑄建議想要從事創作的人,能夠進入研究所進修。相較於早期強調傳達「感受」的藝術作品,如台中市的著名景點彩虹眷村,現在所流行的當代藝術,著重於「讓人可以思考」。整個展覽空間常都是激盪思考的範圍,觀眾等著被感動,被美激發。張紋瑄認為,大學部會偏重於藝術的實作,而研究所相關課程則是偏重理論,這和一畢業即進入職場的設計類科有很大的不同。
張紋瑄說:「藝術和設計屬於完全不同的領域,主要以培養藝術家為主。」由於她想嘗試的不單只有文字創作,也希望能享有更多創作媒材,才會選擇純藝術,開啟張紋瑄成為藝術家的濫觴。

◎休閒和工作相輔相成

張紋瑄表示,選擇創作路線的藝術家,通常於學生時期就會開始接案子,同時提升自己的工作經驗以及創作豐富度,替未來鋪路。若是單純為了賺錢的工作,除了透過同行轉介,有些人也會拿教師證去兼課,或是接設計相關的案子。從事創作者,較少接服務生等職業當作兼差,因為創作會被切斷。
而展覽機會也分成很多種。處在菜鳥階段時期,若有作品完成需要空間作展示時,藝術家必須自己去找展覽空間,或是申請展覽補助。「文化部或國藝會有不少補助可以申請,只是後續也是要自己處理核銷相關事宜。」張紋瑄說。
而邀展就是和策展方或畫廊簽訂契約,包括藝術家費、運費、製作費及後續作品的處理等。有些畫廊會將藝術家的創作和商品結合並販售。當作者的作品漸漸受到藝術評論者或策展人的青睞時,他們可能就會主動向藝術家提出邀約。
張紋瑄笑著說:「我走的是人文路線,和科學最大的差異就是難以分區別工作時間和休息時間,這是非常有趣之處。」好比說在電影中恰巧看到某個橋段或場景能和自己的創作結合,思緒就會轉移,剩下的電影內容就也不了了之。「生活中的任何事情都是藝術媒材中的一部分。」張紋瑄說,「好像隨時在等。一開始很隨機,生活都是可能,創作過程中會盡量把自己暴露在更自己需要的資訊下。」

◎專注才能深入 深入才能創造

「以藝術創作這個職業來說,雖然目前我還很菜,但以目前不管是獲獎或是展覽機會等等的取得,我都覺得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夠專注。」張紋瑄表示,「專注在自己創作想要投注的地方,不要去設想觀眾客群,不要去設想藝術市場,也不要去設想目前藝術圈流行的走向,夠專注才有辦法深入創作。」
張紋瑄以「影像,書寫,空間創制」的藝術展覽為例,研究時期需要兩年,而製作只需要幾個月的時間。在研究過程中,需要往內挖掘,並在腦中組構事情,若這之間的時間被切斷的話會導致思緒無法延續。
問到身兼創作者和學生的張紋瑄,於此兩者身分上會不會有衝突,張紋瑄回應:「只差在時間分配的問題。」比如她正在某件計畫的研究階段,有許多相關資料待閱讀,但有可能半小時後就需要去服務學習。時間被切割就會讓人分心,效率也會變差,這是唯一的衝突。
「我有收集自己喜歡的小說的習慣,這在沒想法的時候非常好用,它會幫助你取得自己的語感、節奏感、思考的頻率。」張紋瑄說,閱讀可以延伸自己創作時卡關的點,隨機抓一本小說,並且不要急。「雖然沒想法時會非常非常非常焦慮,但要是急了思緒只會更糟!」張紋瑄表示,如果焦慮到連翻書都不行,張紋瑄就會去騎機車,騎一般速度,騎去海邊,騎很久。這行為,她稱之為「看醫生」。

◎藝術家是賭博 做自己最實際

張紋瑄說:「我對工作本身沒有規劃。藝術家這個職業是一種賭博,規劃也沒有用,還是專心做自己的創作最實際。」
張紋瑄的藝術創作核心以台灣的歷史和政治為主,並以書本或是空間等方式展現。她說:「歷史中的政治問題,是所有人都通用的,並不會因為時代而改變。」由於今年的上半年張紋瑄獲得了許多展覽機會,在創作過程中動用了許多歷史資料,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在閱讀文本以及虛構的書寫,並將其書寫以一個較為複雜的結構將之包覆。
也由於張紋瑄的考究,有觀眾反映(張紋瑄將市場及業主稱之為觀眾):「有必要弄到這麼複雜嗎?」、「看你作品的門檻不會太高嗎?」等。一開始,張紋瑄感到非常的焦慮及困擾,使她開始去思考:「所以我得因為對於觀眾的『體貼』去稀釋我想表達的事情嗎?」
最後,張紋瑄發現自己無法做出對自己交代不過去的作品,因此在糾結之後,仍然照著自己的想法走。她認為,只要持續前進,還是會有一些人站出來,以某種方式告訴妳:「你做的是對的,請繼續做你覺得對的事,我們人可能不多,但我們支持你。」
張紋瑄表示:「有人想要以除了金錢和利益之外的方式去改變世界,而藝術家就是仍然抱持著這樣想法的一群人。」因此張紋瑄在創作的過程中,並不是為了「被青睞」而努力,而是為了自己,或是為了自己為了什麼而創作的那個標的努力。「光是專注就已經需要很用力很努力了,所以基本上如果有機會的話,機會都是自己來的。」張紋瑄又說。

【KTP U-News記者/中山大學 田孟耘 報導】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
學長學姐最多瀏覽..